宽客财经

关注微信公众号"宽客财经",定时推送前沿、专业、深度的商业资讯。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石油教父”倒下!隐瞒8亿美元期货巨亏,总负债超40亿美元 ...

郭炫 市场解析 2021-8-19 07:30 18104 人围观

今天聊聊“石油教父”林恩强的故事。江湖上有这样一句传言,在新加坡,他不点头,你买不到燃料油,在中国,他带出的“福建油帮”,占据3000亿民营石油市场的半壁江山。正是这样一个称霸大半个亚洲的“石油教父”,如今倒下了。

今年年初,由林恩强创立的石油巨头兴隆集团出现了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兴隆集团公布的数据显示,其总负债已经达到了40.5亿美元,资产却仅有7.14亿美元,完全无力偿还巨额债务。


这些债务涉及多达23家银行,包括汇丰银行、渣打、德意志银行、星展银行、华侨银行等,中国银行也在名单之上。其中,汇丰的债务敞口最多,达6亿美元。


最终在4月20日,兴隆集团正式宣布提出破产保护申请。如果只是企业经营不善陷入财务危机倒也罢了,然而令人震惊的是,林恩强的儿子林志朋公开爆料,其父亲出售了大量作为银行贷款抵押品的石油库存,并且还曾指挥财务部门隐瞒公司期货交易亏损的8亿美元。此消息一出,犹如平地惊雷,林恩强也成为众人口中的骗子。


在宣布破产保护的第二天,因涉嫌教唆伪造文件、欺瞒损失、违规出售抵押品等,林恩强被新加坡警方展开调查。


一代传奇人物,落得如此下场,辛苦努力创建的商业帝国崩塌,自己也成为了众人口中的骗子,这样的遭遇实在令人唏嘘。

从“油耗子”到“石油教父”


1、从“偷油”起家


林恩强的发家史颇为传奇,公开资料显示,1943年,林恩强出生于中国福建莆田市埭头镇石城村,12岁时迁居新加坡,读完初二后就辍学随父亲跑船卖鱼。


依托马六甲海峡的地理优势,彼时的新加坡已经是亚洲最大的石油贸易中心,每天都能在海上看到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邮轮,也由此滋生出了一批以偷油为生的“油耗子”。当游轮停靠港口时,这些“油耗子”会带着油桶趁着夜色顺着船舷爬上船,之后再带着满满的油桶离开港口,送到地下炼油厂。


18岁时,林恩强成为了“油耗子”中的一员,他胆子很大,别人一夜只走一趟,他敢跑两三趟,一年多的时间就成圈内成了小有名气的人物。


有远见的林恩强当然不甘一直当“油耗子”,20岁时他改从油耗子手里收油,再拉着油跑业务。这期间,他跑遍了新加坡的运输公司、郊区电厂、工地等需要柴油的企业。


前期的林恩强无疑遭到了许多白眼,他也在这些白眼中越挫越勇,在他看来,被拒绝多了,生意自然快成了。在他的做事法则中,有这样一条法则:“第一次客户不理我,第二次态度依旧冷淡,第三次、第四次,客户愿意和我交朋友,再后来,客户已经离不开我了。”


依靠这份“磨”功,林恩强的客户版图不断扩充,一年的时间,他就拿下了新加坡郊区的一批企业,甚至还将油卖到了马来西亚的伐木场、种植园等。


2、一举成名,坐上霸主之位


1963年,林恩强买了一辆油车,创办了兴隆贸易有限公司,彻底洗白,成为正经生意人。在有了一定的积累之后,1968年,他又凑钱买了一辆载重100吨的油轮“海狮号”,开始为新加坡过往船只提供船舶加油服务。


进入70年代,野心勃勃的林恩强又向国际石油贸易和航运业务进军,这期间他陆续购入大型油轮,将这些油轮出租给跨国石油公司使用。并于1978年正式成立远洋邮轮公司。


80年代,兴隆开始进口原油在新加坡进行提炼,包括从中国进口石油,精炼之后再把成品油卖给中国客户。90年代,林恩强又涉足经营海上油品仓储业务,为驳船在公海进行燃油补给。

林恩强

图源:网络


值得一提的是,1988年兴隆订购了一艘价值1.2亿美元的“Ellen Masek”号油轮,一次性购入46万吨柴油,此笔交易震惊业界,林恩强也因此一举成名,坐上了新加坡柴油贸易市场的霸主之位。


在这之后,手握雄厚资本的林恩强,毫无疑问成为了市场上的“庄家”,他甚至可以做到在原油低迷期大量购入,然后囤货抬价,等到价格满意时再拿出来卖。林恩强的商业帝国也如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产业逐渐扩展至行业的各个领域。


据有关资料显示,林恩强旗下的海洋燃料供应有限公司拥有各类型油轮共计130多艘,在世界油轮运营商中排名第16位,而从他手经过的石油交易总值则高达140亿美元,同时其自有润滑油品牌的年产量也逐年攀升,一度上涨至每年50000吨,得到了美国石油协会的认证。


港口和仓储方面,兴隆集团控股的环宇仓储有限公司,总储量达236万立方米,控制着拥有78个专门定制的储藏罐、15个泊位、包括2个深水泊位的码头。该码头是新加坡最大的独立汽油仓储码头,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几个独立仓储之一。


3、福建油帮的教父


作为东南亚石油贸易圈极具影响力的人物,林恩强一度被人送外号“OK林”,据传言,当时亚洲燃料油商间有着这样一个说法,若林恩强不点头说OK,你在新加坡就别想买卖燃料油,有再多的钱都无济于事。


或许这样的说法有些夸张,但这也印证了林恩强在新加坡石油界的低位。


祖籍福建的林恩强,有着极强同乡宗亲观念,因此他提携了一大批福建后辈石油商人。例如海澳集团董事长郑金泉、美福石油董事长吴再进。


据媒体报道,早年吴再进奔赴新加坡,用积攒多年的资金购置油车,从事运油业务,后来两人结识,林恩强不仅帮助吴再进将陆运生意做大,还一步步助其创立新加坡美福石油集团,最终成为雄踞一方的业界巨头。


郑金泉之所以能搭上林恩强,是吴再进牵的线。1999年,由于国内油源供应严重短缺,郑金泉创立9年的海澳面临无油可加的困境,在吴再进的牵线搭桥之下,郑金泉由此结识了林恩强,此后再无原油供应的烦恼。此后,郑金泉逐渐发展成为福建油帮的头号人物,名贯福建。


林恩强还有一个大名鼎鼎的门徒是蔡天真。1996年,蔡天真南下新加坡,结识了林恩强,林恩强对蔡天真几乎是有求必应,没钱的时候借钱,没船的时候借船,在林恩强的帮助下,蔡天真的生意越做越大。圈内曾有说法称:在马六甲海峡,只有印有“Titan”字样(蔡天真旗下品牌)的油轮,才可以无所顾忌地一路远航,不仅各国政府不会为难,甚至连海盗都会主动让行。


在林恩强的提携下,“福建油帮”在20世纪90年代崛起壮大,涌现一批亿万富豪。《能源》杂志曾在2010年的一篇文章中写到,福建油商的集体崛起,始自林恩强。并且,《能源》杂志还给出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数据,在中国高达三千多亿元的民间石油贸易中,福建帮把持的份额占了半壁江山。2010年全国9万多加油站中,民营的有5万多,75%都是福建人投资修建。


财务丑闻曝光


如果没有发生意外的话,打拼一辈子功成名就的林恩强可以安心颐养天年。然而,世事难料,2020年新冠疫情的出现,让林恩强的事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2020年,林恩强故技重施,照旧使用以前屡试不爽的“招数”,低价大量囤油,待高价再卖出。然而,疫情的爆发打击了燃料油的需求,兴隆手里的囤油疯狂掉价,存货总价值一度从12.77亿美元跌至1.41亿美元,累计跌幅高达89%。


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大银行债主们蜂拥而来要求兴隆追加保证金。于是,兴隆贸易不得不抛售存货以避免损失,并让公司活下来。数据显示,不到6个月的时间,兴隆的存货锐减近八成,从261万吨大幅减少到不足61万吨。而在这些被抛售的库存中,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质押给了银行。


除了现货业务遭受打击,兴隆贸易还在期货市场上遭受重挫。


林恩强的儿子林志朋在法庭上称,兴隆过去几年在期货交易上巨亏约8亿美元,为了隐瞒这笔亏损,父亲林恩强指示财务部在会计报告中隐匿亏损,并告诉他们如果出问题他来负责。


这些丑闻的曝光,震惊了整个业界。据路透社消息称,新加坡高等法院已宣布冻结林恩强家族总计46亿的新币资产,用以抵扣债务,同时当地检察官还将对林恩强指控包括企图欺骗和共谋欺诈等在内的105项罪名。


一代石油巨头就此“倒下”了。


值得一提的是,林恩强一手提携的“福建油帮”,也在时代的变幻中,起起落落。例如曾经大名鼎鼎的蔡天真,2005年登上了福布斯中国能源富豪榜榜首,2012年则因债务缠身黯然离场。


注:以上内容来自网络整理,仅供参考,不作为投资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宽客之家微信公众号

宽客之家公众号

专注于量化策略的研究,数据研究,科技金融发展。扫一扫立即关注。

宽客之家客服号

宽客之家客服号

关注宽客之家客服号,实时获取中国宽客的动态。

电话咨询: 135xxxxxxx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