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翟敬勇:价值投资的圣杯

郭炫 2020-11-25 23:00 113人围观 大佬时光

榕树的投资理念是“寻找伟大企业,坚持好股好价”。伟大企业的定义是什么?


翟敬勇:伟大企业是今天伟大的企业,经过25年到30年后,仍然能够保持其伟大企业地位的企业,这是巴菲特的原话,也是榕树对于伟大企业的定义。


巴菲特这句话,需要逐字逐句进行推敲。“今天伟大的企业”不难理解也不难发现,比如两大互联网龙头公司,在过去到现在这段时间轴里,它们推动了社会文明的进程,社会给予它们丰厚的回馈,故而成就了今天伟大的企业。


但是投资的难点不是通过后视镜来投资,今天的业绩也不能代表未来,我们的眼光要穿透到25年甚至30年之后,期间会经历3~4个经济周期,在经历3~4个经济周期以后,去思考这些企业是否依然伟大?如果这些公司代表了未来,它们能抗住未来经济周期周而复始的波动,并在市场中保持强大的竞争力,依然能为社会文明向前发展提供推动的要素,这类企业就是榕树要寻找的“伟大企业”。


社会文明每当进入一个标志性进程,我们都能发现代表这一进程特征的伟大企业,比如机械时代的通用电气(GE),它风生水起地存在了百年,在这个阶段一直保持旺盛的竞争力,但当社会文明进程跨入人工智能时代之后,它的商业模式就被颠覆了,这类企业也就不复伟大。


伟大企业是能代表未来的,它一定在持续推动社会文明的进程。


决定一家企业是否伟大,一方面是它商业模式的选择,也就是所处的赛道。有的赛道注定很容易就到了创新的临界点,有的却是亘古不变,比如人类对消费品的需求,对奢侈品的推崇,它不会凭空消失,也不会轻易改变,这是我们可预期、可研究的。


另一方面,如果企业商业模式容易被迭代,但是企业的经营团队有格局观,有进化力,能主动拥抱变化,能拿出壮士断腕的决心来创新变革,以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那么这类企业就有可能成为跨越时代、穿越周期的伟大企业。


上述这两类企业正是榕树致力寻找的伟大企业,前者拥有的商业模式,是能够代际传承的好生意;后者拥有强大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是决定企业是否伟大的基因。


企业文化是制度建设,一家企业要想长久发展,它一定要有一套能够适应迭代进化的企业文化。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在研究企业的时候,对企业文化要有深度的理解和认知。因为对于大部分企业来说,其所处的赛道决定了企业文化才是它们真正的护城河。


巴菲特说,伟大企业要有伟大的护城河,这也意味着伟大企业要有强韧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其实质是以不变应万变,以万变应不变,不变的是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变的是业务要随着时代的变化而进化。 



未来是不确定的,尤其对于新兴技术产业,如何去洞悉产业变革的趋势,如何去考察企业是符合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什么筛选标准和判断依据?


翟敬勇:对全球经济发展趋势及产业链变迁要做全局的研判和深度的思考。全球主要国家老龄化是一个必然趋势, 当我们站在这个重要背景下去看企业的时候,我们是从三个维度来考察:


第一,从效率提升的角度来思考,我们看到,人类社会从冷兵器时代到机械工业时代再到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其实是一个效率提升的演进,在这个演进过程当中,科技技术的进步是人类社会向前发展最主要的推动力,这是一个生产力升级的思维模型。


第二,从人类的需求层次来思考,如马斯洛需求理论所揭示的那样,人的需求其实是从物质消费到精神消费的一个递进演变过程,这是一个消费升级的思维模型。


第三,从人的生命周期角度去思考,随着生物医药技术的进步,人类的寿命在延长,势必带来人类社会形态以及经济业态的变化,这是一个人类学的思维模型。


基于上述三种思维模型下的宏观思考,并开展产业研究、行业研究等专业化的研究,通过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研究相结合,就能刻画出产业跃升的趋势和路径。


2010年谷歌开始崛起,凭借网络搜索业务成为全球科技股龙头,榕树从那时起就开始关注互联网全球化的趋势,直到2015年,我们意识到要坚决摒弃传统行业的研究,积极参与新兴产业的投资布局。



新兴产业是一个容易发生技术迭代和颠覆性机会的领域,即使你能够看清方向和趋势,但是你怎么知道谁是未来的赢家?你们一般介入的时点大概是企业发展的哪一阶段?


翟敬勇:自2015年转轨到新兴产业研究之后,我们开始进行赛道筛选。赛道筛选实际上和传统行业的筛选模式是一样的,首先看它的用户数量,像QQ八个多亿的用户人数,天猫五六个亿的用户人数,用户数量是个关键性指标,一家互联网企业,如果商业模式好,它会在很快的时间里就吸引并沉淀起庞大的客群。


互联网行业的一个最大特征是当你看到的是一个格局清晰的行业的时候,行业的“赢家”可能就要走下坡路,新进入者开始对它有冲击了。对于互联网行业,我们出手的标准是在对公司的商业模式做一个深度剖析之后,等它对原有的商业模式进行颠覆的时候,就应该果断地去参与。


判断一个行业的发展趋势,专业人士和非专业人士会有本质的区别:


专业人士能抓住现象后的本质,看到变化中的不变;非专业人士更多仰仗经验主义和直觉。比如,很多人说年轻人不喝白酒,从而质疑白酒股增长的可持续性,但是仔细观察,过了35岁以上的男人,大部分都会喝白酒,而且到了35岁以上的中高收入人群,首选高档白酒,因为白酒是社交润滑剂,这是人类的社会属性决定的,是亘古不变的。


专业和非专业的另一个区别,在于对趋势演进中拐点的把握,判断拐点需要在某一趋势尚在雏形的阶段,就进行深度跟踪研究。比如说我们研究电池这个行业,早在电动化、智能化的趋势刚刚形成之际,我们便判断二次能源将替代一次能源,随着机械工业时代的落幕,互联网人工智能时代的开启,代表机械工业文明的石油势必被新能源所取代或者替代,电池技术的勃兴便是在此背景上产生的。电池行业的发展是循序渐进的,所以在投资的时候最大的一个不确定因素就是在行业演进的时候,它会起起伏伏。尽管你相信这个趋势,但是期间要寻找大量的动态数据来持续佐证你的逻辑。


投资中更大的难点在于,即使判断对了行业发展的方向和趋势,你还要挑选出赛道里最优秀的公司,换句话说,我们需要判断出哪一家的产品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和更好的质量来提升社会效率,这需要大量的专业化研究以及对上市公司紧密的跟踪。


所以,我们一直建议个人投资者要把钱委托给专业的资产管理机构打理,投资是一项专业化程度非常高的工作,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才能提高投资的胜率。


在榕树投资做研究,除了看大量的行业资料和研究报告,还要去上市公司实地调研,去获取一手的信息。


比如上市公司研发的新技术,它没有到成熟的时候,它不会向外公布,我告诉你某动力电池龙头公司的电池技术现在是全球最牛的,你肯定不会相信,你相信的是媒体告诉你的,但是对于专业投资者来说,如果等到媒体报道才意识到,格局明朗才做判断,那就很难用“好价格”买入一只“好股票”了。


专业投资者只有凭借深度研究的训练,才能对新生事物“见于未萌”,对行业格局“见微知著”,这就是投资中的穿透式眼光,研究的深度决定了投资的成功率。



你特别看好的公司,你会保持跟上市公司接触的频率有多高?


翟敬勇:几乎每周甚至每天都有交流。我们的优势不是在企业高光时刻去追捧,而是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它们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发挥专业投资机构的优势帮助它们去规避风险,在它们向上跨越台阶的时候,我们助力一把,这就是真正的长期投资。


为什么很多企业愿意巴菲特来投资?因为巴菲特能真正立足于长期投资,在企业发展遇到困难的时候,帮企业去规划,帮它避免一些大的陷阱。


我们做长期投资,我们把自己当成企业的股东,我们虽然不参与经营,但是在企业的战略发展层面,我们对它们是有一些帮助的。榕树投资企业的方法是用专业性帮助企业做长期规划,跨越企业成长的一些关键性的节点,伴随企业成长。


金融扶持实体经济,具体到投资来说,也是有现实意义的,这是真正的长期主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榕树的优势在于深度价值投资,这一点是别人学不来的,就是选择和伟大的企业风雨同行,共同成长,共赢未来。



何谓“好价”?怎样给企业做估值?对企业未来成长性的估值该如何做?投资的安全边际怎么设置?


翟敬勇:我现在提出一个动态安全边际的概念,它比传统的估值方法更符合时代特征,在互联网扁平化的今天,任何好东西都不便宜,所以有形的可以量化的安全边际基本上已经不存在了。


12下一页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深圳榕树投资 来自: 深圳榕树投资

宽客之家微信公众号

宽客之家公众号

专注于量化策略的研究,数据研究,科技金融发展。扫一扫立即关注。

宽客之家客服号

宽客之家客服号

关注宽客之家客服号,实时获取中国宽客的动态。

电话咨询: 135xxxxxxx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