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大钱细思:需要关注的是价值本身,而不是标签

张咏 2020-6-1 23:05 285人围观 交易研究

编者按

我们关心什么问题,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的结局。

《大钱细思》的作者Joel Tillinghast是彼得·林奇的弟子,富达基金大神,一位纯粹的价值投资者,这本书概括了他从业40年来的经验与感悟。

书名原文Big money thinks small,Joel的意思是无论管理多大的资金规模,都不需要宏大的叙事,不需要精妙的故事,只要尽量从小处着眼,从简单的东西入手。

他认为,绝大多数人在做投资研究时关心的问题是"What happens next",极少有人关注"What it worth"。直白点说,就是很多人声称自己做价值投资,其实是在做事件驱动投资。

Joel认为,“它价值几何”才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不过有趣的是,Joel喜欢的投资方向是小市值股票的价值投资,这颠覆了许多人对于“价值投资”的理解。

所以关于价值投资,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价值本身,而不是标签。

过去几年,“价值投资”似乎成为一种潮流。无论是职业投资者还是普通散户,都会标榜自己是价值投资者,关于价值投资也总能说上几句。如果价值投资这种方法,真的被全市场中的所有人在实践,那么它还会有效吗?答案显然是不会。在投资行业,任何一种方法被大家践行后,其带来的超额回报就会迅速消失,然而,事实上真正能够践行价值投资的人,少之又少。

这背后的原因很简单:价值投资在本质上是非常反人性的。所有人都希望能快速致富,几乎不会有人想着慢慢变富,而对价值投资者来说,最需要的元素是“时间杠杆”。巴菲特用了10年,“才”让其收益率增长了10倍,23年获得100倍收益率,32年获得1000倍收益率,40年获得10000倍收益率。大家都希望获得1000倍收益率,但罕有人愿意等30年。

价值投资是反人性的,而一个好的价值投资者,不是在挑战人性,而是在不断地避免人性。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读了富达基金“大神”乔尔·蒂林哈斯特的著作《大钱细思》,对价值投资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这本书一开篇就用了甘地的名言:信念决定思想,思想决定语言,语言决定行为,行为决定习惯,习惯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最终决定我们命运的,是我们的价值观,而价值投资的核心,也来自正确的价值观。对于每一个投资者来说,通过学习价值投资,不仅仅能理解投资中正确的方式,更能指引我们的人生。

说起这本书的作者乔尔,他师从著名的成长股基金经理彼得·林奇,这本书的推荐序一就是林奇写的。乔尔管理富达低价股基金,管理年限是林奇管理麦哲伦基金的2倍,保持了长达28年的选股纪录。

作为一个价值投资者,乔尔持有的牛股包括Ross Stores、AutoZone、怪兽饮料等。这些公司都是依靠盈利持续增长来推动股价的。比如在24年的时间里,Ross Stores的盈利增长了71倍,股价也上涨了96倍。再比如怪兽饮料的盈利在15年间增长了119倍,股价也增长了495倍。乔尔管理的基金年化回报率为15%左右,超额收益率为年化4%,规模增长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441亿美元。

乔尔在这本书的开篇抛出了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即大部分投资者关注两个问题:①接下来会发生什么(what happens next);②它价值几何(what’s it worth)。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都是关于第一个问题的,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比如股票价格下跌了,大家会关注到底为什么下跌,是否会持续下跌。股票价格上涨了,大家也会关注是否会继续上涨。在一连串的事件之后,大家又会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然后逐渐地,投资变成了一种类似于下棋的博弈,有些人希望比别人多看一步,有些人喜欢多看两步、多看三步……有时候当一家公司要推出一个新产品时,他们会问,新产品会不会卖得好?如果卖得好,会不会引来竞争对手?创新者会不会最终被拍在沙滩上,被模仿者消灭?等等一系列问题。

而乔尔认为,“它价值几何”才是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许多人忽视了公司本身的价值,认为市场的价格就是完全有效的。也就是说,今天股票的收盘价就完全反映了它目前的价值。但事实真是如此吗?价值和价格并非完全能画上等号。价值很多时候需要时间的证明。一家公司长期的盈利增长、现金流需要时间的沉淀。

这两个关注点也恰恰是投资和投机的区别。投资者关注的是公司的内在价值,投机者关注的是“催化剂”,也就是有什么因素能让股价上涨。许多人经常错误地理解“安全边际”。大家喜欢抄底,特别是抄“隔壁老王”的底。假设我们的邻居“隔壁老王”用100元买入了一只股票,而现在股价只有50元,这时我们就会觉得股价很安全,相当于打了五折。


但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到底值不值100元,这才是最关键的。真正的“安全边际”,是基于对公司内在价值的深度研究。太多人过于关注变化,而忽视了比变化更重要的内在价值。这个变化就是乔尔在书中写的: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很少有人真正关心它价值几何。

这也和人类的思维方式有关。人类在做决策的时候往往会有两个系统:系统1反应迅速,系统2会深入思考和决策。大部分人依赖快速反应来做决策,但真正好的决策往往需要慢思考。在投资的决策体系中,“慢”才是“快”,不要被情绪所影响。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在做研究,其实并不是在做真正的研究。市场上的绝大多数人,并没有在研究公司真正的价值,而是在研究变量,或者叫预期差。

“预期差”这个概念,在今天的中国资本市场已经深入人心。比如机构投资者,往往关心这家公司的业绩是否超预期,这个行业是否会**超预期的政策,甚至有时候关注管理层是否有一些超市场预期的行为。卖方分析师做的许多研究,也是为客户找到各种各样的预期差。有些人通过草根调研,发现这个季度白酒的出货量会超预期,或者下个季度家电的出货量会低于预期。

当然这些还是基于基本面研究,甚至有许多人会把精力用在研究一些非公开信息上。比如这家公司会有什么收购,会有哪些利好股价的行为,甚至哪些大机构准备入场去买股票了。

在散户这一端,这种“预期差”的思维方式更加普遍。大家关心的不是公开信息,而是非常想知道一些小道消息。通过“小道消息”这种模式,是最容易让某个散户买股票的。你和他说半天这家公司的价值是多少,对方往往不感兴趣。但当你给他一个“内幕消息”,说这个季度大股东要放业绩了,对方就会马上买入。

那么“预期差”到底是什么?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投机”。早在70年前,华尔街教父格雷厄姆就将“预期差”定义为投机。他认为,投资者和投机者在研究方向上的本质区别是:投机者不关注公司真正价值几何,而投资者不关注市场的波动因素。

在《大钱细思》中,我们会从方方面面了解,一个优秀的基金经理如何通过内在价值的研究,长期战胜市场。毫无疑问,乔尔是完全不亚于彼得·林奇的超级明星基金经理。

有趣的是,乔尔喜欢的投资方向是小市值股票的价值投资,这颠覆了许多人对于“价值投资”的理解。大家总喜欢给大盘蓝筹股贴上价值投资的标签。事实上,在美国过去的100年中,表现最好的是小市值价值股。

所以关于价值投资,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价值本身,而不是标签。不是买大盘就有价值,也不是买小盘就是投机炒作。真正的价值,来自企业自身的基本面和现金流。最后,希望大家能对价值投资学以致用,也能通过价值投资,引导正确的人生。

- The End -

免责申明:本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等内容)来自网络或者宽客之家社区用户发布,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本网站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并读者理性阅读,并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如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告知,核实情况后我们将尽快更正或删除处理!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宽客之家微信公众号

宽客之家公众号

专注于量化策略的研究,数据研究,科技金融发展。扫一扫立即关注。

宽客之家客服号

宽客之家客服号

关注宽客之家客服号,实时获取中国宽客的动态。

电话咨询: 135xxxxxxx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