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深度雄文:大国博弈背后的争霸逻辑

0
回复
394
查看
[复制链接]

295

主题

314

帖子

130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06
来源: 2020-9-4 21:59:24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些知识分子,尤其是左翼人士,仍在坚称,如果没有从发展中国家(也即所谓“第三世界”)不公正地攫取资源,西方就不可能实现经济发展。即使是明察秋毫的思考者也可能会自动假定这些前提是正确的。


公然剥削被征服的受害者当然是发生在西方帝国主义鼎盛期。然而,这种例子并不支持“第三世界之所以不发达都是西方造成的”之类说辞。因此,要确定左翼社会活动家普及推广的这种前提假设是否有效,我们就必须回答三个重要问题:


❶ 西方是否需要利用第三世界来发展自己?

❷ 殖民主义能在多大程度上解释发展中国家的现状?

❸ 批评家认为资本主义阻碍了第三世界进步,这种观点是否正确?



西方是否需要利用

第三世界来发展自己?


许多知识分子断言,西方的发展需要利用第三世界的资源。然而,在《经济学与世界历史:神话与悖论》(Economics and World History:Myths and Paradoxes,1995)一书中,经济学家保罗·贝罗克(Paul Bairoch)恰当地驳斥了上述说法:


“人们普遍认为,西方世界的发展,特别是其工业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建立在第三世界原材料的基础之上。(…)然而,与流行看法相反,这一切都是晚近才有的现象。历史上,发达国家(甚至西方)在能源方面几乎完全自给自足,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不久。迄于20世纪30年代末,发达国家生产的能源要超过其消耗的能源,能源产品特别是煤炭出口呈现极大的顺差,而主要出口国之一,就是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英国。”


事实上,贝罗克将第三世界和西方的贸易关系描述为“规模较小的”。他写道:


1800-1938年,(西方)只有17%的出口输往第三世界,其中只有一半输往殖民地,这意味着欧洲总出口当中只有9%输往帝国领地。由于这段时期的出口总额约占发达国家GNP的8-9%,因此可以估计,对第三世界的出口仅占发达国家总产量的1.3-1.7%,对殖民地的出口仅占0.6-0.9%。


事实上,第三世界殖民地对殖民列强来说,成本代价是相当高昂的。菲利普·科尔贺(Philip RP Coelho)在其文章《帝国主义的盈利能力:1768-1772年英国在西印度群岛的经历》(The Profitability of Imperialism:The British Experience in the West Indies 1768–1772)中指出,殖民主义对英国来说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英属西印度群岛殖民地的成本是由食糖消费者和纳税人承担的(…)英属西印度群岛种植园主是英国殖民主义的主要受益者。他们得到的好处包括高于世界市场价格的糖价以及英国军队提供的保护。”


经济学家同行兰斯·戴维斯(Lance E. Davis)和罗伯特·哈滕贝克(Robert A. Huttenback)也认为帝国主义是一种浪费的冒险行为。


“殖民冒险主义从来都不是帝国政府巨额利润的来源。民选代表勉强接受了一项非常受选民欢迎的负担,但帝国要花很多钱——而自愿分担这项费用的人却少之又少、很难找到。”


殖民地不但没有充盈西方列强的财富,反而阻碍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增长。贝罗克认为:


“如果我们比较一下19世纪的经济增长率,就会发现非殖民国家经济发展通常要比殖民国家快,这几乎成了一个定则(…)。英国、法国、葡萄牙、荷兰和西班牙等殖民地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一直要低于比利时、德国、瑞典、瑞士和美国(…)。比利时在20世纪头几年加入殖民‘俱乐部’,马上也就成了这一(以增长缓慢为特点的)集团一分子。”


很明显,有证据表明第三世界国家对于西方的作用微乎其微。此外,经济史学家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能够解释西方崛起的那些因素,早在中世纪就已经存在了。当比较中世纪欧洲的制度效率时,经济学家扬·卢滕·范赞登(Jan van Zanden Luiten)写道:


“西欧在中世纪已经获得了一个相对有效的制度框架——效率高于其他地方规制资本市场和财产权的制度——这一看法似乎被利率方面的证据所证实。(西方的)经济发展与其说是剥削的结果,不如说是从地理位置到制度等各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尽管这一看法对某些人来说难以理解。”



殖民主义能在多大程度上

解释发展中国家的现状?


同样,殖民主义的幽灵继续引发强烈的情绪,但很少有人仔细思考殖民主义在多大程度上要为发展中世界的艰巨挑战负责。换言之,没有多少活动家不把前殖民地的危机归因于殖民主义以外的原因。殖民统治试图通过加剧种族紧张关系来维持霸权,从而促使人们不信任(独立后的)这些国家。对许多人来说,殖民统治分而治之的性质足以表明,殖民主义是发展中国家问题的基础。


然而,仔细研究这些数据就会发现,事情要复杂得多。例如,非洲一些战争的起源是可以追溯到殖民主义,但只是在一定的程度上。殖民主义不能解释这片(黑色)大陆上所有形态的暴力。著名社会学家马修·兰格(Matthew Lange)和安德鲁·道森(Andrew Dawson)在最近一篇论文中得出结论说,殖民主义并不是所有暴力事件的根本原因:


“我们提供了证据,一反殖民主义是内乱暴力普遍原因的笼统宣称,只是发现某些形式的殖民主义似乎增强了某些形态内乱暴力的风险和强度(…)就算我们的研究结果提供的证据表明殖民主义历史促进各社区间的冲突,我们关于每十年政治反叛水平和内战年份的结论也没有那么确凿(…)前殖民地和非殖民地之间的叛乱水平和内战年份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此外,根据殖民者身份划分前殖民地时,我们发现非殖民地与英、法及其他各较小列强前殖民地的内战年份和叛乱程度没有统计学上的显著差异。”


必须提醒诸位学者,在某些情况下,没有一个根本原因,而是多种多样的原因。前殖民制度在塑造第三世界国家发展中的作用也应得到更大的重视。一项对殖民主义给非洲造成怎样影响的分析揭示了这一点,


“在非洲,殖民遗产无论是和体制质量还是人均收入的相关性都在迅速消失。体制质量或收入差异越来越不能用殖民遗产来解释,尽管有某些证据表明,前殖民时期的社会和地理环境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殖民主义者建立的制度决定了当代经济增长,这在经济学中可能有很大共识,但一些研究者提出了值得进一步探究的相反观点。一项研究断言,“我们的发现与经济发展的制度假设背道而驰,相反,地理因素影响了历史上的死亡率和现在的经济产出。”如果社会活动家有意帮助发展中国家,那么他们最好特别关注严格的数据而不是草率的政治。【以上只是一些相关的经验实证研究,从本质上讲,人的观念才是决定一国繁荣的最根本因素。——译者注】


有意思的是,每当人们讨论殖民主义时,我们很少听到它的任何好处。殖民主义产生了许多消极影响,但也不能忽视其积极影响。研究表明,“按净计算,欧洲少数殖民者的聚居地对当今经济发展的任何负面汲取式效应都被欧洲人带来的其他效应所压倒。”我们发现,如果只考察欧洲人在人口中所占比例很小或为零的前殖民地,殖民时期的欧洲人对当今经济发展的积极影响就变得更大——而不是更小或更消极。”此外,内森·纳恩(Nathan Nunn)和其他经济学家证明了,由于新教传教士在建立学习机构方面的关键作用,殖民时期发展中国家的教育程度提高了。



资本主义阻碍了第三世界

进步的观点是否正确?



左翼批评家还声称资本主义剥削了第三世界国家,除非根除全球资本主义,否则第三世界将得不到发展。这种观点很可笑,因为研究表明,贫穷国家可以通过消除贸易壁垒和渗透全球市场而变得富有。


经济学家杜大伟(David Dollar)在为世界银行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有说服力地表示,市场化改革能够刺激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


“一些最令人信服的证据来自案例研究,其显示了这一过程如何在特定国家发挥作用。在1980年非常贫穷的国家中,中国、印度、乌干达和越南提供了一系列让人感兴趣的实例。”


同样,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评估告诉我们,经济自由是实现包容性增长的最佳战略。根据这项研究,有证据表明“经济自由与包容性增长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不是相反”。自由市场化而非中央集权化改善了发展中国家公民的生活条件。


总之,西方国家之所以能够进行殖民冒险,是因为他们已经富裕了起来。殖民主义是西方发展的结果而不是起源。然而,有关西方与第三世界之间关系的神话仍在继续推进着政治议程。把第三世界国家描绘成受害者,可能会打击到无能领导者的自尊心,还有可能粉饰对外提供援助的西方政客的形象。


但是,宣扬错误的经济和历史理论,只会让许多第三世界领导者对自己的愚行不负责任,从而加大富国和穷国之间的收入差距。对第三世界国家来说,这里的好消息是:西方的经验表明,不剥削弱国也能取得进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电话咨询: 135xxxxxxx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