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光伏的至暗时刻?

市场解说员 交易研究 2024-5-3 23:17 131509人围观

 来源: 赶碳号科技

“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最终的失败,最可贵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

这句话,今天送给所有追光者,也送给赶碳号自己。

决定人类历史走向的,常常是一些“至暗时刻”。而那些创造历史的人,就像邱吉尔一样,在那一刻往往并不快乐,而是充满着焦虑与彷徨,甚至自我否定与怀疑。

随着财报季的结束,光伏行业以及追光者,似乎就迎来这样一个“至暗时刻”。

行到水穷处,坐看风云起。越是在这种时刻,其实越需要保持健康心态,保持理性与建设性,尽可能洞察真相。

对光伏的情绪早已经拉满,对光伏的认知却更为重要。

01  光伏的现实,有多严峻


15家光伏主材上市企业2024年一季报财务表现;来源:东财Choice;赶碳号制表

参考截至4月30日的总市值,赶碳号选择了前15家A股上市光伏主材企业,作为此次分析研究的对象。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之所以没有选择同期业绩表现更加亮眼的光伏设备、浆料、辅材、逆变器等企业,并不是刻意忽略以夸大事实,而是基于以下认知:光伏制造产业链,本质上还是由主材环节来驱动的,而不是恰恰相反。在整个产业链体系中,设备、辅材、浆料甚至包括光伏逆变器,都是为光伏主材服务,受主材带动与拉动。

说得更极端点,光伏主材与设备、辅材的关系,就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关系。我们不妨假设,如果光伏继续深度洗牌,洗到绝大部分企业的亏损更为严重、开工率严重不足之时,那时设备、辅材、逆变器企业们的高增长,还能够维系吗?

最近我们已经清晰看到,今年一季度拉晶、切片、电池、组件等各环节的主要设备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净额环比去年第四季度已经出现不同程度下滑。另外一个例证是,今年一季度海外光伏装机仍然保持高增,但逆变器的出口额、出口量同比去年一季度、环比去年四季度均已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通观15大光伏主材企业,赶碳号发现两个规律:

第一,头部企业的业绩分化在加剧。

我们惊奇地发现,今年一季度,赚钱最多的和亏钱最多的企业,竟然都是头部一体化企业:晶科能源和隆基绿能,他们一个是第五次登顶的新王,一个是2020-2022年连续三年的组件出货量冠军。

2010年-2023年组件出货量排名;来源:各公司公告

在这里要进一个段子。

2023年春节前后,赶碳号曾向隆基绿能总部一位朋友请教未来的光伏竞争格局,会不会从“一超多强”演变成“两超甚至三超多强”。“一超”是隆基,“两超或三超”,指的是隆基、通威、晶科、天合等。通威是全球硅料和电池双龙头,晶科此前做过四次冠军,天合也当过两次老大。

当时这位隆基伙伴说,作为“一超”的隆基还没看到对手。对于这个回答,笔者当时也直接亮明了观点,未来行业可能是“一超或两超+多强”,但只怕隆基已经不在“超级”阵营中了。这话让当时的现场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但现在看来,却成了现实。


第二,阶段性供需变化引发恶性价格战加剧,使得亏损蔓延至全行业。

上述15家光伏主材企业,今年一季度的净利润的增速全部为负!其中,协鑫集成是其中唯一一家在营业收入上实现正增长的企业。

与此同时,15家企业中有高达8家企业的一季报净利润为负,亏损面已经超过了一半!所以,现在摆在所有光伏人面前的问题,已经不是少赚多赚的问题,而是接下来还要亏损多少、还要亏多久、自己还能坚持多久这些问题。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23年第四季度时,情况还远没有当下这样严峻。

2023年第四季度,15家企业中只有TCL中环、爱旭股份、通威股份、隆基绿能、钧达股份、TCL中环、弘元绿能等6家公司净利润为负。而且,这6家公司均在去年第四季度有大额的资产或存货减值。如果回拨上述资产和存货减值,则有4家公司可以实现盈利,爱旭股份基本打平,也就只有弘元绿能1家企业是亏损的。

今年4月份以来,硅料带动整个光伏主材价格又经历了几轮下跌,光伏主材行业亏损情况,比3月份更为严重。

光伏主材价格变化;来源:安泰科、InfoLink

02 历史不是简单的重复

中国光伏产业,已经足足有12年没有出现过现在的行业性亏损了。

光伏行业诞生至今也不过20多年时间,就好像一位20多岁的健壮青年,浑身洋溢着旺盛的生命力。但与此同时,成长的烦恼似乎也总伴随左右。

2011年,美国对中国光伏发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无锡尚德、江西赛维和英利三巨头,就是倒在那一轮周期里。当时的隆基、晶科、天合、晶澳、阿特斯等企业,在2012年这一年均出现严重亏损。

但是,当下的现实和12年前相比,已全然不同。

那时的中国光伏还是一位“总角少年”,原料、技术、市场三头在外,国内的光伏新增装机,一年也不过只有4.5GW——这大约是现在一个二线小厂的出货量。或许正因当时的中国光伏对于海外市场依存度极强,欧美“双反”才得以重创整个行业。

和上一轮的“外因”不同,这一轮更多是“内因”。

第一点,从外因驱动到内因为主。

一方面,以中国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正成为全球能源转型的主力军。COP28大会建立全球共识,到2030年全球光伏装机总量还要再增长两倍。

另一方面,受中长期重大利好驱动,在地方政府产业招商优惠政策刺激下,在各路资本加持推动下,光伏制造业各环节迅速扩产,导致供需剧烈波动,导致价格急遽下跌。

第二,通过发展来解决问题。

12年后的今天,中国光伏已经站在产业链的制高点,成为新质生产力的代表。现在,中国光伏已不再仰人鼻息,看人脸色,而且有底气对西方一些外部杂音和无理打压大声说“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自身就完全没有问题。

任何一个战略新兴产业,都会经历从高速发展到高质量发展的不同阶段。这个过程可能有些痛苦,但不疯魔不成活。

4月30日,在通威股份业绩交流会上,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硅料产量到2024年底或将达到220万吨,但是仍要对市场的变化和发展充满信心。根据该公司内部预测,随着光伏制造成本持续下降以及全球范围内光伏发电占比的迅速提升,光伏制造的需求,也有可能在很短时间内提升到TW时代。这种情况,在2025、2026年就有可能发生。

的确如此。一个例证是,多年以来关于全球光伏装机的预测就没有准过,大多时候都是现实大大超出预期。因为,对于光伏这样一个渗透率还不高的产业而言,需求的大爆发,经常超乎想象。

不管怎样,这是一个高速发展、在二三十年内还看不到天花板的行业。我们不应因为面前遇到一些困难就过度悲观。

中国光伏企业的规模、实力与创新力不可阻挡,全球能源转型的大势不可阻挡,全球化专业分工与合作的客观市场规律与现实也同样不可阻挡。

03  价格剧烈波动下,靠什么穿越周期

即使在一片愁云惨淡中,也总会有企业基业长青。前面提到的通威股份,今年一季度出现了亏损。但是很少有人知道,通威自2004年上市至今的20年中,在所有的会计年度,从未发生过一次亏损。

在一些中型光伏企业身上,我们还能找到很多案例。比如,横店东磁、林洋能源,等等,这些公司自从上市至今,莫说从来没在一个年份亏过钱,就是具体到任何一个季报,也都没有发生过亏损。他们是怎样做到的?这值得深入研究。做企业,究竟是要做强,还是要做大,这也同样值得深入思考。

光伏新能源产业,正在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比拼的已经不再是增长的速度有多快,而是公司的过冬棉袄有多厚,抗风险能力有多强。

光伏大洗牌仍在深化,赶碳号发现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在此稍作总结,并与大家探讨:

  1. 脚踏实地赚辛苦钱,远比冒险激进赚差价更重要;
  2. 对于市场趋势的认知与精准判断,远比只会埋头拉车干活更重要;
  3. 在很多大事大非的事情上,比如技术路线,比如投融资的时点节奏,选择往往比努力更重要;
  4. 在经营管理上,对于企业的精细化运营能力,远比赶工期、抢进度、盲目降本更重要。

举两个例子。

“垂直一体化”,在当下其实就需要重新审视。

垂直一体化,从本质上看是上一轮光伏周期鲜明的特征。在光伏行业高增长时代,任何一个环节的“卡脖子”,都有可能会对下游企业造成不利影响。垂直一体化的底层逻辑在于,消除企业自身供应链瓶颈的同时,任何一个环节的紧缺,都有可能成为公司赚钱的价值洼地。事实也证明,哪个环节紧缺,一体化企业就从哪个环节上赚钱。

现在的问题是,哪个环节都不缺了。

在阶段性全产业链过剩背景下,还有哪个环节的产品和服务,下游客户是花钱也买不到的呢?我们甚至可以设想,如果一体化企业外采/委外加工的硅片、电池片的价格,比自己生产还要更便宜的话,在这个微利时代,企业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所以,这一轮输得惨的,有不少都是一体化程度高的企业。你说,选择更重要,还是努力更重要?

供需结构的改变,颠覆了现有规则。就像电子支付的普及,在惠及百姓的同时,竟然解决了一些社会治安问题——没有人带现金出门,导致街上的扒手都失业了。

市场的本质就是供需。我们仍从供需入手思考当下面临的问题。

全球化能力,已经成为光伏企业在2024年以及未来更长时间的胜负手。

中国光伏制造企业,参与的是全球化的分工与合作,而不仅仅针对中国市场。从这个角度看,全球化能力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就从来不是一道选择题。

在贸易保护主义盛行的当下,中国光伏企业如何从产品行销全球,转变为全产业链出海,融入当地的社会与社区,成为每一个重要市场中的企业公民?这一点上,成功的案例不胜枚举,星巴克、麦当劳……

在15家光伏主材上市企业中,毛利率最高的一家,竟然是阿特斯。这家公司给人的印象是四平八稳,在光伏行业中鲜有纪录是由阿特斯创造的。但是,这并不妨碍其脱颖而出。凭借在北美市场的持续深耕,阿特斯在2024年一季度实现了17.75%的毛利润率。

类似的例子,还有市值规模上逆袭隆基绿能的阳光电源。炸裂的业绩背后,其实是阳光电源在北美、欧洲等海外市场持续多年的努力。

风电领域的独角兽——远景能源,也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全球化样本。远景能源海外市场的风机出货量,比金风科技、明阳智能和三一重能三家企业加起来还要多。

当然,全球化能力的养成,绝非一日之功。

多年以前,赶碳号就职于一家大型民营投资集团。这家企业的一位大佬常说:做企业,一定要做对的事,难的事,需要时间积累的事。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宽客之家微信公众号

宽客之家公众号

专注于量化策略的研究,数据研究,科技金融发展。扫一扫立即关注。

宽客之家客服号

宽客之家客服号

关注宽客之家客服号,实时获取中国宽客的动态。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