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卡拉曼:价值投资是一种风险规避方法

张咏 交易研究 2023-10-9 21:58 513669人围观

  导读


  赛斯·卡拉曼,一个对大家而言可能是个看似熟悉,但未必了解的基金经理。作为位于美国波士顿的对冲基金Baupost创始人之一,卡拉曼是格雷厄姆与价值投资的践行者与布道者,曾给格雷厄姆的经典著作《证券分析》第七版做序。


  格雷厄姆的学生巴菲特被誉为“奥马哈先知”,人们也称呼卡拉曼为“波士顿先知”。


  1957年出生的他,在康奈尔大学获得经济学学位后,曾在Mutual Shares实习,后附赴哈佛就读MBA,在实习与上学期间,他就深受价值投资思维的影响,刚毕业就连同导师一起创办了Baupost基金,从4个家庭那里募集到资金,开始管理。


  在1991年,年仅34岁的他写就了《安全边际》(Margin of Safey)一书,这本书在业内得到了高度认可,让巴菲特也赞不绝口,时常翻阅。


  但卡拉曼非常低调,没有让它再次加印,书也就逐渐成为了一本绝版书,在亚马逊上,一本新书的售价超过2500美元。


  他在有业绩记录的40年里(1982年开始),只有5年回报为负,年均业绩超过15%,他的基金规模也达到了300亿美金。


  因为卡拉曼也很少接受外界采访,30年前出版的《安全边际》依然是了解其投资理念的最佳窗口,仔细阅读,你就会惊异于年纪轻轻的卡拉曼对企业、市场、人性就有着极其深刻的理解。


  股票投资者期望至少从以下三种方式之一获利:A、企业运营产生的自由现金流,反映在更高的股价或者被分配的股息上;B、其他投资者愿意以更高变得比率市净率或者市盈率来购买股票,这会反映在更高的估价上;C、或者通过缩小股票价格和企业价值之间的差距;


  失败的投资者被情绪所控制,他们对市场波动的反应不是冷静和理智,而是贪婪和恐惧。我们都认识这样的人,他们平时做事很负责任、很深思熟虑,但在投资时却变得疯狂。他们也许会在仅仅几分钟内便将很多个月,甚至很多年辛勤劳动和自制节俭积累的金钱投资出去。


  因为这本书也没有官方翻译,其中由张志雄先生翻译的版本在国内得到一定传播,他也是最早系统性地将价值投资理念引入中国的人。


  我们今天节选了张志雄先生翻译版本中附录的读书笔记,我们认为其非常精辟地总结了书中的精髓,作者为枯荣,我们将后半部分推荐给大家,祝开卷有益!


  投资者对待风险的态度


  卡拉曼认为,一再强调的是,未来是不可预测的。那些试图避免损失的投资者必须让自己在各种情况下存活下来,直至实现繁荣。


  霉运也可能会降临到你的头上,投资者都可能犯错。就如同河水漫过堤岸的情况一个世纪内可能只出现一两次,但你依然每年会为自己的房屋购买保险一样,经济大萧条或者是金融恐慌一个世纪内可能也只出现一两次,有远见的投资者据此愿意放弃短期内的回报,以此作为对意想不到灾难所支付的保险费。


  有时候投资者会错误的为自己的投资设定具体的回报率目标,卡拉曼指出这样的错误说:投资者并不能通过更努力的思考或工作更长的时间来实现更高的回报。


  投资者所能做的一切,就是遵从一种始终受到纪律约束的严格方法,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将获得回报。投资者设定具体回报率目标只会使目光更多关注到上涨的潜力上,从而忽略了风险。


  卡拉曼指出,相反,投资者应该着重做的事情是对风险设定目标,而不是回报率。多数投资方法并没有将焦点放在规避损失上,只有价值投资这一种方法是这么做的。


  安全边际的重要性


  卡拉曼指出,价值投资将对潜在价值进行保守的分析,与只有在价格较潜在价值足够低时才购买的这种必不可少的纪律和耐心结合在了一起。价值投资者在寻找便宜货时需严格遵守纪律,这让价值投资法看起来非常像是一种风险规避法。


  价值投资者最大的挑战就是保持这种所需的纪律。成为一名价值投资者往往意味着和不同人群站在一起,挑战传统智慧,并反对时下流行的投资风。它可能是一项非常孤独的任务。


  对一名价值投资者而言,球不仅要在他的击球区,而且必须是在他“最理想”的击球区内。


  当投资者没有迫于压力过早投资时,所取得的成绩是最理想的。有时候会有好几十个好球连续投向投资者,例如恐慌性的市场中,被低估的证券会增加很多,而且低估程度也越来越大,投资者必须仔细从这些便宜货中找到最吸引人的投资机会。


  然而在牛市中,低估证券会越发稀少,价值投资者必须严守纪律,以保证价值评估过程的完整性,并限制所支付的价格。


  实际上所谓“安全边际”就是以保守的态度评估企业内在价值,并将其与市场价格进行比较,从而判断出这一差距的大小。安全边际的重要性在格雷厄姆和巴菲特那里得到了极高的重视,并视为价值投资的根基。


  卡拉曼提醒投资者,确认企业内在价值是很困难的,并且不会一成不变。


  宏观经济和行业竞争等因素都会改变企业的潜在价值,那么当企业价值持续下降的可能性则是插在价值投资**上的**,价值投资者对评估价值,然后以一定折扣买入的法则给予了巨大的信任,但如果企业价值遭受较大贬值,那么多大的折扣才算足够呢?


  价值投资者应该对企业价值可能出现的下跌感到担忧,并且有三种反应应该是有效的:


  首先,投资者总是给予保守的评估,并对最糟糕情况下的清算价值以及其他方法予以重视。其次,对通缩感到担忧的投资者可以要求获得更多的安全边际折扣。最后,资产贬值前景提升了投资时间和能实现潜在价值的催化剂的重要性。


  卡拉曼认为,投资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艺术。投资者需要安全边际,这允许人们犯错,遇到霉运或者是复杂难以预测的世界出现极其剧烈波动时,投资者才能获得安全边际。


  查理芒格曾经说过:投资就是一门拿价格换取价值的学问,窍门就是最低的价格换到最高的价值。


  卡拉曼又指出,投资者需要具备怎样的安全边际答ABC案并不一致,每个人承受损失的能力不一样。究竟多大的安全边际才算合适仍存在分歧,但有一些要素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判断。


  例如,对企业有形资产的重视应该超过无形资产的重视程度。而对于无形资产的评估则需要一些艺术。


  实际上包括巴菲特等越来越多的卓越投资者都意识到无形资产的巨大价值,它们能在极少资本再投资的基础上持续增长,最终这些无形资产产生的所有现金流都是自由现金流。但毫无疑问,对于无形资产的评估难度更大。


  投资者不应只将注意力放在当期持有的投资是否被低估上,还应包括“为什么”被低估。


  对于安全边际的理解,表面上看就是确认投资企业内在价值。但实际上存在较大的理解偏差。安全边际似乎并不同于企业价值评估。


  这一点我以前始终存有疑惑,因为不管是基于资产负债表的评估,还是基于未来现金流折现的评估,看起来都像是一门严谨的科学。但我理解基于安全边际概念上的评估企业内在价值与之并不相同:价值投资者评估安全边际,是建立在保守预期基础上的。


  严谨的价值投资者,总是挑剔的判断企业资产价值的合理性,对未来的预期总是偏向于保守。在投资历史长河中,最初的投资者都是寻找基于有形资产的安全边际,例如格雷厄姆提出的净营运资本(净流动资产)折扣提供的安全边际。


  但随着市场的逐步成熟,价值投资得到普遍认可,这样的安全边际越来越稀少。除了几个少数极端时期,美国股市很少能再大规模提供这样的机会。


  而随着第三产业的崛起以及工业的现代化,轻资产运作的公司越来越多,使得投资者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到无形资产评估上来。


  一方面这提高了价值投资的难度,另一方面也容易催生更大规模的市场泡沫(因为无形资产的难以评估使得投资者在投资时更加依赖未来的预期,而预期往往导致不切实际的盲目)。


  价值投资在下跌的市场中闪闪发光


  卡拉曼认为,价值投资者所持有的证券无需非常高预期的支持,相反,他们通常不会为如此之高的预期而欢呼,或者干脆忽略这些预期。


  价值投资的一个突出特征就是能在整个市场下跌时期取得优异的表现。无论如何,只要市场没有将基本面价值完全反映到价格中,投资者就能获得高安全边际。


  下跌市场对一些证券的定价就像是这些公司将事事不顺,而认知的改变会让此类证券的价格受益。如果投资者重新将注意力放到这些企业拥有的优势,而非他们的困难上时,价格就会上涨,当基本面得到改善时,投资者不仅能从业绩提高中获益,也可以从这些证券的估值上升中获利。


  卡拉曼的意思很简单:只有市场大幅下跌时,才有可能为价值投资者提供较多的机会,因为恐慌性的下跌市场中,人们的注意力往往都放在了当前的困难上,并将短时期(这个短时期也许是数年,甚至长达10年)的困难推广至未来。


  一旦趋势扭转过来,价值投资者就能从业绩回升以及估值恢复双重好处中获利。而在一般的上升市场周期中,价值投资者试图找到具有安全边际的投资标的是非常困难的。这些时候的投资者,反而相对更轻松些。


  因此从另一个角度看,在正常市场中的价值投资者需要极大的经验和自律才能寻找到“相对低估”的具有安全边际的品种。


  但在一个恐慌性崩溃的市场中,价值投资者更需要的则是胆略了:例如60年代香港暴乱和金融房地产崩溃下,李嘉诚之所以敢于买入大量土地扩张,就是认定了香港未来只会越来越美好,这似乎无法从事实的角度进行严谨的推理。而从历史上看,每一次经济浩劫过后,此时的乐观者总是能获得更大的成功。


  价值投资哲学三个要素


  卡拉曼指出,价值投资哲学有三个因素:首先,价值投资是自下而上的策略,其次,价值投资追求的是绝对表现,而不是相对表现。最后,价值投资是一种风险规避方法。


  从自下而上投资策略来说,很多职业投资者都选择自上而下选择股票,即预测宏观经济走向和行业公司前景,以及分析其他投资者将会有何反应,来决定是否投资以及投资何种品种。采用自上而下投资策略的投资者必须信息判断预测准确,而且要快。


  价值投资者总是追求绝对回报,而不太关注短期内投资相对回报。


  大多数基金经理显然追求相对回报,特别是短期业绩好坏,因此,有时候被迫跟随市场走势买卖股票。而价值投资者无需担忧这些问题,他们可以大胆追求那些长期回报诱人,但短期可能表现不佳的品种。


  高风险高回报的观点是错误的,卡拉曼认为市场很多时候都是无效的,高风险有时候并不会带来高回报,同样,低风险有时候会带来高回报。很多投资者对风险的认知是错误的,一个债券在违约时是有风险,但一个债券到期支付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


  投资者确定低风险可能是在投资结束后知道的风险不会多于投资决策时。卡拉曼认为投资者只能做好几件事情来应对风险:进行足够的多样化投资;如果合适,进行对冲;以及在拥有安全边际的情况下进行投资,当出现错误时,便宜的价格可以提供缓冲。


  投资者必须意识到,价值投资的基石—安全边际也是个相对模糊的概念,准确点说,真正的安全边际只有在极少数时期才会出现。这也是格雷厄姆晚年宣称自己放弃价值投资信仰的原因之一:那个时代美国已经难以寻找到非常低廉的股票了。


  在一个国家股市出现大量蓝筹股市值低于净资产,甚至是净营运资本的情况下,价值投资能真正发挥其理论作用。但大多数时候,价值投资者必须面临尴尬的境地:被迫提升“安全边际”的要求标准,或者转向为趋势投资者。


  这也许也是价值投资理论最大的悲哀之处。


  企业评估艺术


  卡拉曼将企业价值评估直接定义为“艺术”,可见他认为企业评估并非一门严谨的科学,更多取决于投资者个人的经验、知识甚至直觉。


  卡拉曼甚至指出,企业价值不仅难以精确衡量,而且它会随着时间推移、宏观微观经济波动而改变,投资者无法在某个时刻明确判断企业价值,还得时刻重估自己对企业价值的预测。


  任何想精确评估企业价值的尝试都将带来不准确的评估结果,简单来说就是“垃圾进,垃圾出”。这一点,格雷厄姆早已明确过,在《证券分析》中,格雷厄姆曾说到:证券分析的目的仅仅是确定价值是否足够支持购买一种债券或者股票,对内在价值粗略和大致的衡量就可能足以达到这样的目的了。


  卡拉曼提出了三种价值投资评估企业价值的方式:


  第一种是对连续经营价值的分析,也就是净现值NPV法,即计算企业未来可能产生的全部现金流的贴现值。也有将可比企业之前的并购交易价格作为衡量标准。


  第二种是清算价值法,即考虑企业每项资产的最高估价,不管是否破产。


  第三种是股市价值法,即通过预测一家企业分拆后在股市上以何种价格进行交易,并以此来作为评估价值标准。


  对于第一种重要评估方法,预测企业未来现金流或盈利增长是一件危险的工作。投资者切忌陷入盲目的自信,或对成长股给予太高的预期。但一些来源有更高的可预测性,例如由人口增长带来的收益增长要确定的多,另外,消费习惯不易改变的企业收益增长稳定性会稍高些。


  总的来说,找到可能让企业收益增长的来源,较预测最终企业收益将增长多少以及这些来源会如何影响利润要简单的多。


  投资者如何通过预测不可预测的事情来进行分析呢?唯一的答案就是保持保守立场。然后只能以大幅低于根据保守预测做出的价值评估的价格购买证券。


  贴现率的选择也是具有主观性,很多时候,投资者会在低利率周期中给予太低的贴现率,而实际上利率周期总是波动的,投资者不应该将某个特定时期的市场利率作为贴现率。


  总的说来,即便贴现率也应以保守态度为主。较高的贴现率,例如10%-12%的贴现率将会更安全一些。巴菲特据称喜欢使用10%的贴现率,也有称其喜欢将长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作为贴现率。


  市场价格与潜在价值之间的反射关系


  卡拉曼特别指出,证券分析中一个复杂因素,就是证券价格与潜在企业价值之间的反射关系(Reflexive Relationship)。即索罗斯所信奉的反射性原理:股价有时候可以给企业价值带来巨大影响,卡拉曼认为投资者必须记住这种可能性。


  例如银行在其资本化率(资本充足率)不足时,如果其股价较高,那么这家银行可以发行新股,并实现自我的充分资本化(提升资本充足率),这是自我实现预言的一种形式(Self-fulfilling Prophecy)。这个时候,只要股市说没有问题,那就没有问题。


  然而,如果这家急需补充资本金的银行股价处于低位,甚至可能出现无法补足资本金导致银行直接破产的情况,这样,负面的自我实现预言就实现了。有时候,使用高杠杆融资,且债务快到期的企业也是如此,市场价格直接可能导致基本面变化,从而为市场价格提供更加充分的理由。


  注意到银行反射性问题,可以说是最充分反映反射性原理的案例之一。


  赛斯·卡拉曼此书不愧为极具收藏价值的价值投资经典著作之一,个人认为足以与《聪明的投资者》一书并列价值投资入门典范。但在严谨度上,仍不足以与《证券分析》相提并论。


  他最后在2007年10月麻省理工演讲的一篇文章,我想应该是那种可以打印放在床头的经典。文章题目也很经典:“晚上睡得着比什么都重要!”,最后一句话也是警言:


  投资者应该时刻牢记一条——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不是所取得的回报,而是相对于承担风险所取得的回报!对于投资者而言,晚上睡个安稳觉,比什么都重要!


  价值投资和逆向思维


  卡拉曼认为,价值投资从本质上看,就是逆向投资。


  他指出,不受欢迎的证券可能被低估,而深受欢迎的股票几乎永远不会被低估。那么,如果价值投资不太可能出现在那些正被人群所购买的证券中,那么价值可能会出现在哪儿呢?


  卡拉曼认为,当遭到抛售、无人察觉或者被人忽视的时候,价值就会出现。


  但是,投资者可能很难成为逆向投资者,因为他们永远也无法肯定自己是否正确,以及何时能证实自己是正确的。因为要同人群对着干,逆向投资者在一开始的时候,几乎都是错的。而且可能在一段时间内蒙受帐面上的亏损。


  然而,跟着人群一起操作的那些人几乎总在开始的一段时期内是正确的。逆向投资者不仅仅在最初的时候是错的,同其他人相比,他们甚至有可能有着更高的出错率,且错误维持的时间可能更长。因为市场趋势能够让价格脱离价值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逆向思维并不是总能给投资者带来帮助,当广为接受的观点不会对手上的证券带来影响时,无法从逆流而上的行为中获得任何好处。但是,当主流意见的确影响到结果或者概率时,逆向思维就能派上用场了。


  例如当人们在90年代初蜂拥买入家庭医疗保健股时,这类股票价格被大大推高,因而也降低了回报,此时多数人已经改变了风险/回报比率,但却沉溺其中毫无察觉。


  而当多数投资者在1983年忽视和评击Nabisco公司时,公司股价低于其他优秀企业股价时,风险/回报比率就变得更加有利了,从而为逆向投资者创造买入的时机。


  卡拉曼口中的逆向投资,并不是轻松的语调,这一点在约翰·涅夫笔下也得到共鸣,这位价值投资大师曾这么描述价值投资的本质:“价值投资就是买入后承受阵痛”,他说,那种认为价值投资就是买入后等待成功收获的想法是何等幼稚。


  逆着主流大众的思维有时候会让投资者陷入非常尴尬的困境,但还是查理.芒格认识的深刻,他指出:


  逆向思维总是有益的,但你成功的关键,并不是你逆着大众思考,也不在于其他人是否赞同你的观点,而是在于你的推理是否正确,推理所依据的事实是否真实。


  价值投资者需要多少的研究与分析才够?


  卡拉曼提出这个非常引人深思的问题,他指出,一些投资者坚持试图获得所有与自己即将进行投资有关的信息,并对企业进行深入的研究,他们会对行业和企业竞争情况进行研究,与雇员、行业人士以及分析师进行沟通交流,并了解公司管理层,并对公司过往历史财务数据进行研究。这样勤奋的研究值得赞赏,但这种做法存在两个不足。


  第一,投资者不管如何努力,总会有一些信息被漏掉,因此投资者必须学会适应信息的不充分。


  第二,即使投资者能够知道所有与某项投资相关的信息,也并不一定能够从中获益。


  卡拉曼这个论断乍一看似乎让人非常迷惑:如果如此努力研究和竭力获得全部信息还不能保证投资的成功,那价值投资者应该如何做呢?他继而分析说:


  “这并不是说基本面分析没有用,但信息通常遵循80/20原则:最初80%的信息可以在最初所花的20%时间内获得。商业信息很容易出现变化,试图收集所有信息只会降低投资者的回报。”


  通常情况下,高不确定性经常伴随着低价格。但是,当不确定性逐步消除的时候,价格可能也已经涨上去了。因此,尽管价值投资者可能未能掌握最后尚未得到答复的答案,但低价格能够为他们提供安全边际。而其他投资者可能因为研究这些剩余的旁枝末节而错过低价买入的机会。


  卡拉曼认为,价值投资研究,就是将大量信息削减至易于管理的信息,研究过程本身并不会产生利润,利润只有晚些时候才会实现,投资者只需要找出研究过程中找到的低估值投资机会,最终由市场来实现价值。


  他的意思颇有些“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的意思。这也是很多机构分析师,尽管对研究的企业如数家珍,但多数仍不能将自己的研究结果转换为利润。投资之难,可见一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宽客之家微信公众号

宽客之家公众号

专注于量化策略的研究,数据研究,科技金融发展。扫一扫立即关注。

宽客之家客服号

宽客之家客服号

关注宽客之家客服号,实时获取中国宽客的动态。

关注微信